在IMF做经济学家是一种什么感受


《那些年,中金走出来的首席们》写完后,小伙伴们纷纷表示该有续集,毕竟中金的首席们不是一天炼出来的嘛。

翻看他们的简历时,除了博士是基本的学历标配外,不难发现很多首席的职业生涯中,都有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的烙印。如果我们把搜索范围扩至中金外,就不难发现,IMF训练出来的经济学家,更是人才济济,胡祖六、哈继铭、马骏、汪涛、王庆等都是从IMF走出来的。

作为二战后重建计划的一部分,IMF于1947年3月1日正式运作,与世界银行都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产物。尽管因为美元危机,布雷顿森林体系在1973年宣告结束,但IMF和世界银行仍得以存在,继续发挥作用。

IMF的主要工作是记录各国之间的贸易数字和债务,主持制定国际货币经济政策,为成员国的短期国际收支逆差提供信贷支持;世界银行则主要提供长期贷款,向公司、个人或政府发行债券,将所得款项借予受助国。

简单说,世界银行像投行,多做项目;IMF更像核数师,因为是对国家做宏观咨询,虽不是每个国家都会伸手向IMF借钱,可一旦有个危机,求助的金额可都是以亿为单位的,还是美元计价的。

这也是IMF能培养出大量经济学家的原因,因为他们需要评估需要贷款国家的真实经济状况,才能制定政策。而国际经济学界也有这样的说法,还没有政府因为借钱给IMF而出现过损失,IMF的研究实力可见一斑。

作为经济学家的黄埔军校,在IMF做经济学家是一种什么感受呢?

IMF培养经济学家最精英的项目是Economist Program(EP),进得了EP,不亚于本科拿到哈佛的录取通知书,刚毕业就能去高盛,胡祖六、哈继铭、汪涛等等都是这个项目培养出来的。世界银行的对应项目是YP(Young Professional),走出来的代表财经名人是许小年、谢国忠。

EP可谓百里挑一,每年平均1500个申请者,最后录取的经济学家也只有20-40个,招人标准非常严格:学术过关,34岁以下,博士毕业一年内,英文口语和写作得流利,做得了分析、实践和研究,还得有自己擅长的研究领域,不能怕出差, 188个成员国派你去哪,都要能懂国家内部的不同行业及内部联系等等。

如果没进入EP,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进入IMF。IMF欢迎有一定事业基础(多半是有央行工作背景),拥有经济、金融相关的研究生学历的人才。因为央行、IMF所从事的研究都是Normative research,GDP增速定在多少,为什么定在这个数字等政策研究;而投行等经济研究部门所从事的是Positive research,是在经济政策已定的基础上,告诉市场未来政府会做什么,分析影响,并不参与及影响既定政策。

虽然能进去IMF的经济学家都是学霸中的战斗机,但要怎样完成从象牙塔到政策影响者的转变,就要再来说说IMF的系统性培养。

以三年的EP项目举例,经济学家要首先在功能组别或国家组别工作一年,第三年开始在IMF内部尝试找到最终定岗的工作。

功能组别分以下几类:财政政策,货币政策,金融市场,外部经济,实体经济。试想刚毕业的博士们,在学校做的更多的是研究,建建模型,进入IMF的任何一个功能组别后,就需将理论结合实践:国家报上来的数据,是需要检视的,货币增速M0、M1、M2的计算,是比想象中难的,储蓄投资缺口也要切切实实做出来,项项皆清楚的。

而188个成员国,就把国家组别分为撒哈拉以南非洲、亚太区、欧洲区、中东中亚区、西半球。没跟IMF借钱的,属于Surveillance country,IMF对他们没有约束力,一般是一年和国家相关部门检讨下政策,写份报告,了解国家的经济发生了什么,未来的焦点是什么,IMF应该做什么,又能对政府政策提出什么建议。

如果国家陷入了危机,向IMF借了钱,那么就成了Programme country,也是IMF内部乃至全球的焦点国家(比如现在的希腊)。IMF对这些国家有巨大的约束力,央行、财政部等政府机构,是有义务第一时间向IMF提交数据的。如果危急时刻被任用,是经济学家真正影响政策时候,因为贷出去的款项,必须有借有还。

假设两年内批准了3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,那经济学家每隔三个月就要去检查一次,此前提出的财政、货币政策等目标有无完成,完成了才能借出下一笔贷款,并给出下季度的目标,直至国家走出危机。

所以和平时期,经济学家们需要磨练内功,了解国家的经济运行状况,一旦危机时刻被委任,才能真正影响政策,帮助一方民众走出困境,做出自己的贡献,也更容易获得晋升职位。

是的,IMF内部的经济学家也是有职位高低的。一般EP进去从A11开始做起,两年一升,到A15是最高;然后B1-2便进阶到处长级,B3是助理局长,B4是副局长(如重返IMF的何东),B5就是局长了。再往上就是副总经理(Deputy Managing Director,如中国的朱民),最高的大boss就是MD拉嘉德啦!

MD只有一个,DMD也只有四个,IMF并不是一个当官的地方,对经济学家而言,这是一个接受系统训练的地方。不论你想研究什么,内部有同事专家请教讨论,间中还有美联储等外部机构互访;研究概念首先有和实际的结合,其次也是通过很多轮的思考、讨论、甚至挑战才锤炼出来的,因此结论很扎实,经得起推敲。

IMF对经济学家的培养,是对他们数据分析方法的培养,不管以后从事什么,套路不会差太远,只是个人在分析后的观点不同。

离开IMF后,经济学家最多去的都是投行,身份的转变是:从告诉政府你应该做什么(帮助国家摆脱经济危机等任务),转变为告诉投资者政府今后会做什么(帮助客户赚钱是主要任务)。

他们的优势在于,更能体会政策制定者在制定政策时候的制约,会更加务实、有全局观;虽然市场的喜好肯定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,但任何政策的制定,都是次优选择的结果,这不一定是市场能考虑到的方面。